观看记录 清空
    • 视频
    • 资讯
    • 明星
    ×

    《上海堡垒》鹿晗“崩塌”:“流量”明星一场满盘皆输的豪赌

    2019-08-16 22:37:59 电影资讯 285阅读

    原标题:《上海堡垒》鹿晗“崩塌”:“流量”明星一场满盘皆输的

    如果说5年前,鹿晗看着一份尚不完整的剧本决定加入《上海堡垒》担任主演,是他对自己演艺事业的一次投注,那么时至今日,这场赌局已经满盘皆输。

    截至写稿时间,《上海堡垒》上映四天,豆瓣评分从开局4.2分下滑至3.3分,排片占比从首日32.8%跌到10%以下,单日票房从首日7422万下滑至1000万左右,从电影口碑、票房走势到院线排片,《上海堡垒》全线崩坏。电影市场上,曾经被视为8月头部大片的《上海堡垒》已经被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(以下简称《哪吒》)、《烈火英雄》、《使徒行者2:谍影行动》(以下简称《使徒行者2》)等老片甩开,从中心滑向市场边缘。

    更糟糕的是,烂片即原罪,《上海堡垒》的“烂”在网络舆论的发酵下,不仅仅是电影个体质量的崩坏,还关系到了整个科幻电影类型。公众从《上海堡垒》中窥见了国内科幻电影工业体系的缺失与不足,它就像愚人掩耳盗铃时响起的一道丧钟,一举打破了春节档《流浪地球》票房狂欢时畅想的那些美好蓝图,也让那些还在呼嚎的“科幻元年”口号落空——《上海堡垒》成为了国内科幻电影史上的“罪人”,这是一众主演包括鹿晗最不愿意看到的结局。

    8月11日,《上海堡垒》电影导演滕华涛对外道歉,表示作为导演,电影失利自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,“这就是一个没有做好事情的人,应该有的感受”。同天,原著小说作者江南对外道歉,“致歉于那些不喜欢电影的人朋友,辜负了你的等待”。而电影主鹿晗,获得了最高的关注,也承受了舆论最大的恶意,目前保持缄默。

    而这场道歉与缄默背后,一部烂片引发的模式塌方,“IP+流量明星”的收割公式最终被市场淘汰,《上海堡垒》如同一个靶子,台下国产科幻迷与烂片仇视份子举着火把逼近,点燃的是滕华涛的导演品牌与江南的科幻IP,而鹿晗, 则是这个靶子中最无力的“靶心”。

    历时六年、3.6亿成本,

    《上海堡垒》如何

    “科幻接棒选手”变成一地鸡毛?

    客观的看待《上海堡垒》,一直到上映前,这都是一个幸运的故事。

    2013年《上海堡垒》作为一个还未成型的项目出现在了华歆影视(华视娱乐投资集团子公司)与导演滕华涛的计划中,江南同名小说IP改编,在彼时科幻市场一片荒芜的情况下,项目既特别又冒险,但华视与滕华涛都决定将《上海堡垒》继续下去,因为电影市场已经腻味了小成本的小清新,工业化的大体量电影才是未来的趋势。

    2014年,偶像鹿晗流量达到顶峰,微博转发量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,拍照用绿色邮筒被粉丝朝圣摸秃了皮,他从韩国解约回归,背后轰烈庞大的粉丝群体无处安放。在国内演员与偶像们都不约而同避开科幻题材、不去“触雷”的情况下,答应参与《上海堡垒》演出。

    2015年电影完成备案,预计2017年正式开机。而这时国产科幻电影已经蓄势待发,市场上《三体》、《超新星纪元》、《流浪地球》、《微纪元》、《未来未来》等科幻电影纷纷宣布立项或开拍,这时中影选择投资了《上海堡垒》。这一时期,《流浪地球》也选择好了导演,执导过《同桌的你》《你好,疯子!》等电影的郭帆操刀电影,可以判定,所谓的“科幻电影导演”国内一开始就不存在。

    2016年鹿晗出演的IP电影《盗墓笔记》《长城》票房均超过10亿,电影市场上流量明星+IP的模式还在散发热度,虽然流量退潮的@盘他电影趋势日渐明显,但是粉丝经济还存在着为电影票房锦上添花的效果。

    2017年华视娱乐试图登陆A股,申请IPO时招股书显示,华视娱乐持有电影《上海堡垒》30%的投资份额,拟投资金额达到1.08亿,公众迅速推算出电影整体投资金额或将达到3.6亿。相比《流浪地球》诸多个让人心酸的资本故事,《上海堡垒》显得弹药充足。

    如果此时,有人从主创配置、故事IP等方面“事前诸葛”断定《上海堡垒》此后必将滑铁卢,那确实是个“神算子”。因为此时,国产科幻电影无本可依,一切都是冒险与试水。导演滕华涛与科幻题材确实关联不大,但是其他科幻电影导演也没有多么“专业”,而在流量演员、IP改编、成本投入等方面,《上海堡垒》达到了当时的顶配。

    看起来,《上海堡垒》是一个赢面极大的赌局。

    情况最大的变换是在2019年。2019年春节档《流浪地球》以46.54亿票房打得开了国产科幻电影市场,赌局的门槛被第一个玩家陡然抬升,以往“科幻出烂片”的认知被扭转成“国产工业化科幻”。《上海堡垒》作为《流浪地球》之后第二个头部科幻电影,大IP、大制作,“鹿晗主演”这个标签敌不过“下一个《流浪地球》”,公众对电影质量的关心远超过鹿晗与江南小说IP。

    而当公众怀着相当的心理预期,剥离了“鹿晗、舒淇主演”“江南IP”等光环滤镜去看电影本身,不够优质的电影内容就显得千疮百孔。

    《上海堡垒》本身未必不胆怯,上影节电影发布会上,片方比舆@在线电影院论更快一步抛出了问题,“一个拍爱情片的导演,谁给的勇气去拍科幻片?”“原著就是一本披着科幻的言情,改成科幻战争会毁原著吗?” “鹿晗和舒淇也太没有CP感了吧?”“世界毁灭了,我们要靠鹿晗来拯救?”片方以主动自黑的模式真诚地回答了诸多质疑。

    只是没想电影上映后,这些玩笑性的质疑没被消解,反而化成了实锤,让电影口碑与票房分崩离析。

    “大IP+流量明星+豪华巨制”,

    必定会失灵的“票房公式”?

    从2014年到2019年,偶像流量市场经过数次迭代,从EXO归国四子称霸流量市场、养成系TFBOYS亲妈粉、阿姨粉成就“帝国”,到2015年《古剑奇谭》、《盗墓笔记》等剧集贡献出李易峰、陈伟霆、杨洋等流量小生,再到2018年《偶像练习生》、《创造101》偶像综艺孵化出蔡徐坤、杨超越等新流量,剧集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、《镇魂》让白宇、朱一龙、邓伦等进入流量上位圈。

    到现在《创造营2019》、《青春有你》、《以团之名》等综艺持续生产偶像,现象级热剧《亲爱的热爱》、《陈情令》等催生李现、肖战、王一博等热门小生。

    鹿晗逐渐从顶流位置下滑,这种下滑是一种显性的下滑。2017年鹿晗主演《择天记》,片酬一度被传达到1.2亿后,官方回应辟谣消息虚假,但IP+流量无疑在影视市场展现了一波存在感。但随之而来的是鹿晗“偶像失格”公布恋情,舆论热度与话题讨论度经历一个峰值,一度击垮微博服务器,然后遭遇了鹿晗粉丝群体的反噬,根据艾漫数据统计,在公布恋情后的一个月里,鹿晗掉粉数量达到80万。

    在这之后,鹿晗进行入逐步下降阶段, 2018年鹿晗主演的偶像剧《甜蜜暴击》豆瓣评分2.6分,cms52城收视一度低至0.345%,其为常驻嘉宾的综艺《奔跑吧》陷入“综N代”魔咒,模式僵化。没有作品稳固热度,鹿晗流量红利进一步流失。

    热度感知上的下滑对鹿晗产生的影响十分明显,2018年10月鹿晗工作室宣布鹿晗郑州站演唱会因安保原因临时取消,黄牛爆出鹿晗演唱会门票销售情况大不如前,“北京站票价从原价跌到六折、三折,最后还有一半的票都没卖出去”“杭州站卖得不行,郑州又取消”。

    2017年福布斯公布中国名人榜显示,鹿晗以2.1亿元的收入排在名人榜的第二位,仅次于范冰冰,2018年鹿晗已经消失在前20名之列。这一年,即便鹿晗商业代言依旧维持在流量前列——在2018年上半年,鹿晗获取了vivoX21,海飞丝,畅意100,益达等代言,总代言数达到超过30个——媒体已经开始报道,鹿晗的时代过去了,流量消亡了。

    所有人都在等待鹿晗出招。一如国内初代偶像流量韩庚等脱离偶像身份转型演员、公司老板,李易峰、杨洋等不再仅仅在偶像IP剧里打转,更加专注演艺事业,张艺兴在保持偶像活动的同时在电影《一出好戏》积累口碑。流量一旦出现消亡,唯一出路是转型。流量们转型是一个自救的过程,打破从前的自己,以作品开辟新的道路。

   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鹿晗比任何流量都更需要一个作品,稳固现有流量的同时,获取新的明星价值。《上海堡垒》理应是他的契机之一,恋情公布之后的首部电影作品,正逢国内科幻风潮兴起,一旦成功,产生的附加价值远比票房价值更高,更重要的是,为鹿晗正在衰竭的流量之路添一把新柴。

    但这个预想不仅落空,还产生了更大的负面效应,从路演票价被叫到近千元,到演技差评、口碑崩塌,舆论几乎在鹿晗身上贴上了“票房毒药”的标签。电影市场上“鹿晗主演”能在粉丝市场求的一丝生存,但在大众市场却被判定死刑。而豆瓣显示,2020年鹿晗还有《在劫难逃》、《穿越火线》等电影,未来的路途已经规划好,但结局却不可捉摸。

    《上海堡垒》的崩坏或许给了公众两个启示:第一,公众在口号之外切实体会到了国内科幻电影工业的现实面,《流浪地球》是出现在公众视野的“幸存者”,《上海堡垒》则是发声的“受难者”;第二,偶像市场上流量是一个动态资源,既是资本也是原罪,而一旦被流量反噬,留下的只能是一地鸡毛。

    END

    【合作 | 投稿 | 应聘 | 加群 | 转载】

    RSS订阅  -  百度蜘蛛  -  谷歌地图  -  神马爬虫  -  搜狗蜘蛛  -  奇虎地图  -  必应爬虫

    Copyright 2009-2019 www.tv88.vip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TV88影视
    TV88影视 QQ:383771 联系邮箱:pop08@163.com